地址:贵州利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    电话:13213-2255318
    手机:13563633138
    邮箱:12313@163.com 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让心中的淤积尽情释放吧!

添加时间:2017-09-06 16:39 | 文章录入:admin | 文章来源:未知

嵩山位于河南省登封市外,领队说,到那里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行程。一说登山,早早就准备,拄杖等登山用品和饮食。
  
  嵩山属于五岳中的中岳。地处河南中部,郑州与洛阳中间。都说五岳归来不看山,可见五岳是有名的高山呀!嵩山的连天峰高达1512米。我们带着崇敬的心情,并下定决心一定要登上嵩山的最高峰,一睹嵩山的风采。
  
  车到了嵩山脚下,中岳庙下车,顺着一条土路开始往上走。土路慢慢高起来,走着有点费劲;走着走着,不时有汽车从后面超过我们。我想,如此艰难的路况也能跑车?汽车到前边路边停下了,旁边有几间房,看上去是个小庙。我们没有停下来去看,为了时间关系,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去登山,据领队说,要几个少时才能登上,并说,这时不要走得太急,不要一早就消耗体力,要保存力量留作登山攀峰用。这时大家还没进山,兴致正浓,有说有笑,有的还哼着小曲,有的用手机耳幔听着歌;气氛还是很轻松的。
  
  从土路下来,开始走上登山的小道,道上并排只能走一两个人。我们不是去欣赏风景,而是去登山,走的路不是景点修好的盘山阶梯,而是羊肠小道,只是有脚踩的小道,慢慢变成一人行走那么狭窄,我们只能排着单行队,曲曲弯弯往前走。
  
  这时,我们进入山下坡的柏林区;道旁密密丛丛,树不粗,据他们说,不知长了多少年。在这里行走。不变东西南北,领队在前边走,中间有带队陪,后边有人断后,以防掉队走失。
  
  我们这次涉外活动,就像长征那样,走的尽是荒道,枯草杂木和荆棘顽石总在道中缠绕。正走间,见前边停下来,有一片平地,大家都来了,原来是一道两米高的石墙挡住了去路,看上去只有往上爬,别无出路。领队正在往上爬,爬上的人接应,下边的人帮着往上登,就这样,我们越过了第一道屏障。
  
  小道中岔道繁多,为了不走错路,领队在岔路后做了标记,用红布条绑在前行的路口。大约又走了半小时,柏树没了,左右尽是开野的山坡,山坡上有不知名的杂树枯叶。登山的道开始陡起来,小道的表面有乱七八糟的枯枝树叶,石子,一边登,一面往下滚,一不小心就会顺坡滑下来。大家都捏着一把汗往前登着,头上已经冒汗,感觉热起来。
  
  这时有不少人坐在石头上,靠在路边的树根,开始脱衣服,轻装上阵。没人再说笑话和唱曲看手机,都提起精神,注意精力往上攀。没走一步,都要看准下脚的地方,一不小心,后果不堪设想。大家都有点累了,需要休息,但没有休息的地方。有的靠着棵小树喘息几分钟,有的遇着一块石头坐一坐,稍停一下再走
  
  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一块较平的地方,总以为到山顶了,其实是一个小山顶。再往上看,还高着呢.!我们坐的坐,躺的躺,开始休息。为了攀登主峰,吃点东西喝喝水,做好力量储备。这时往下边远方看去,来时的大路和高楼大厦,都变得密密麻麻小点点,模模糊糊,轻烟似纱,迷迷茫茫。往上看,主峰直刺天空,峭壁有黄白色的岩石一块块错落而上,天然神功,陡峭突兀,崚嶒嵯峨,风险万分,看了好不令人生畏!
  
  领队开始寻找石径往上攀了,看准了手扒和脚蹬的地方,要勇敢准确的往上攀登,上去一个,帮扶下一个往上拉,下边的往上用力,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往上攀,一层一层的往上登。历时一个小时左右,终于到了一个高的主峰!他们高兴起来了,喘着粗气,高声大喊:嵩山,我来了!大家互相鼓励,然后又稍息片刻,就开始了嵩山最高峰的攀登,他们有了上次攀登的经验,更有了信心。这时虽然都很累了,他们一看到马上就要登上连天峰,就要取得最后的胜利,立时来了精神,就一个个像连环扣样的,顺着石缝往上攀去。领队大声喊着,大家都努力一下,我们就要登上最高峰了,胜利是属于我们的!在这关键时刻,这样以鼓舞,立刻都努力往上攀去。连天峰终于登上了。
  
  你说当时高兴的大喊起来,嵩山--我--来了!连天峰我上来了!我们终于胜利了!一时大家都忘乎所以,发起疯狂来,兴奋得高度膨胀。然后都歪歪扭扭,横七竖八躺下了。没了喊声,你看我,我看你,带着笑容在那里休息。山风徐徐,沐浴着登山的英雄们。
  
  我对这次登山的兄弟姐妹勇敢的精神给予大赞!
  
  要论谁之最,
  
  自然中岳峰。
  
  连天峰最高,
  
  在我脚下登!
  
  2、老屋的故事【一】
  
  前几天,有机会回趟老家。到家后就去了我那老宅老屋。
  
  当我进了院子,满园荒芜的样子,难免有些悲凉。父亲去世后,母亲就到我们弟兄姊妹几个中轮流生活。所以老屋没人居住,就成了这个秃废的样子。
  
  当初盖这老屋时,也属最新样式,有不少人羡慕呢!老屋盖好后,我们几口去城里了,就叫父母住进去了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让父母住着帮我看着这个家,父母很高兴地搬进了新房。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父亲年龄大了,又有点病,需要照顾,我们弟兄姊妹就商量轮流照应。
  
  每当轮到我的时候,我就从城里开个机动三轮回家【那几年有汽车的少】,但也可以坐长途汽车回去;开三轮回去主要是买点生活用品带回家方便。另一个用意,在家有时候可以带着父母去县城逛逛,赶集买菜都用得着。开三轮回去是很吃苦的,这个我最清楚,夏天晒的热的难受。冬季,到半路脚就被冻僵了。这些苦都不在话下,只要对父母有好处,我是不怕苦的。
  
  其实,我最担心的是和父母分别,他们几个弟弟是领会不到的,因为他们在老家居住,没有长期分开的一幕。我就不同了。照应一段父母亲就要回
  
  城去工作,临走时,总惹父母亲难受。其实我也一样,每当我离开父母要走时,我的内心也是无以名状地难受。正是常说的那样,相聚欢喜离别愁,一点不假。每当我从城里回到家,父母都高兴地面带笑容,给他们带点吃的用的,自然会高兴的。到家后,我就给父母做点好吃的改善生活。白天做饭,夜晚要守夜护理;端水,喂药,护理大小便等,就在父亲卧室旁搭个临时床,没事的时候,掌灯看书,或与母亲唠家常。夜深了,父亲睡了,我也睡,父亲醒了解手喊我就帮他下床大小便。总之,他睡我才能休息,他不睡就有事。渴了倒水,饿了就去做饭。夜间总是在两三点时父亲要吃饭。因为他吃得少撑不到天亮。天天如此,你前夜不睡,后夜也只有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。这样的累,我都不在乎;苦点累点也是应该的。
  
  我该回城里了,提前要给父亲打个招呼,免得离开太突然,怕他生气。“我明天回去吧”?我给父亲说。父亲停了一会说,又到时间了,再住两天吧。我说行。我生怕惹老人家生气,又停两天后和父亲告别时,这次父亲说,走吧,反正得走!我知道,还是不情愿叫走,我知道父亲的心里,他一定无可奈何了。我又有什么可说呢!
  
  我要走了,父亲下床,拄着拄杖到客厅门口目送我。我知道,我不能再说什么,要不我肯定又走不了了,于是我就发动车准备出院门。我不由自主的回头看看父母,父亲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母亲却故意装作有事背过脸去,怕我看到她们苛求的目光走不了。
  
  我开出院门,出了村庄,行驶在乡村的土路上。早晨村野的凉风一阵阵袭来,我感情的闸门再也控制不住,泪水从眼中溢满而出,随风飘去;我不敢抬头,怕别人看到。只有慢慢往前行驶,上了大路后,两眼模糊的泪水再也禁不住,真想哭出声来。可是我没有,只有让止不住的泪水任其流落!
  
  一颗沉重的心情,和难以名状的愁苦使我无所依从。需要照顾父亲,又不得不工作。还没回到城里的家,就又盘算下次回家的日子。还想着父母那里需要解决的困难,等下次一定想法做到。比如说,父母还需要啥衣服;天热了,需要买几个电扇,需要走多长的线,买几个开关,还有下次买父母喜欢吃的瓜果蔬菜等等,看起来都是小事,但这些生活小事,正是老人干不了,需要我们做的。想着想着,这时路上的车多起来,我不敢再胡思乱想了,用手擦干泪痕,打起精神,向城里的方向驶去。
  

热销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