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址:贵州利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    电话:13213-2255318
    手机:13563633138
    邮箱:12313@163.com 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是我连想也想不到的

添加时间:2017-09-08 19:31 | 文章录入:admin | 文章来源:未知

管档案的大爷二奶呀,究竟是谁弄丢了我的党员档案?
  
  今年真是流年不利,诸事不顺,意想不到的麻烦,一个连着一个。
  
  前些日子,单位清理档案,管人事的告诉我,我的党员资料没有在人事档案里,弄不好要重新补办。我当时还不以为然,觉得档案肯定不能丢,到原单位查一下,应该能找到。然而,。
  
  【7月13日】管人事的同志给我一张复印纸,上面有党员档案丢失的处理办法,上面有这么一条:原单位存在的,须有原单位证明材料和上级党委组织部门审核意见。这就意味着,我的党员档案,恐怕是要找不回来了,要补办了。
  
  当天下午,我赶到了原单位,在楼下,遇到了曾经的同事杨,他问我是不是来办住房补贴的事儿,我心说,那等好事,还能轮到我?便告诉他,我的党员档案没有了,单位让我来打证明材料。他说我的也丢了,也是后补办的。告诉了我人事科的楼层,我直奔人事科。接待我的是位年轻人,我不认识,我说明了来意,要找我以前的党员档案,她十分肯定地说,档案在她这里肯定是查不到了,因为当时人事档案、党员档案是分开管的,归市局后,又都上交了市局,而后又放回区局,折腾了好几个来回,找是找不到了,我们局也有类似问题。我不禁失望至极,只好退而求其次,把单位给我的那张复印纸让她看,指着上面的一行字对她说,那就给我打个证明材料吧。她说,我们单位补手续很简单的,你们怎么这么麻烦?我说人事就这么要求的,我有什么办法?她便出去了,片刻给屋子里的另一个人打电话,问我入党时间和调离原单位的时间。刚才我已经告诉过她了,她大概也忘了,我只好再度重申:我入党时间是1990年,我调离原单位的时间是1996年。时间不长,她拿着归档的会议记录回来了,我一看,不是讨论我入党时的会议记录,而是一个党员民主生活会的记录,上面只有一句话:通过我为中共预备党员。我想,这个记录,一定是当时为了应付检查弄的,肯定不对,但没有其他的会议记录,有总比没有强,也只好认同了。她将此件复印了,就要交给我,我说,问问我们单位吧,看怎么要求的,要不,我还得来回跑。打电话给单位管人事的,答复说还是要打证明,把会议复印件附在后面。她便坐下来给我打证明,然后出去,在证明和会议复印件上加盖了党委的公章。公章打得模糊不清,我也不好计较,致谢离去。
  
  复印纸上说还需要上级党委组织部门的审核意见,我便拿着材料直奔区委组织部。接待我的是位小姑娘,我说明了来意,她说我也做不了主,便到对面那屋请示领导。不一会,一个男同志来了,给了我两张复印纸,上面印着补办入党志愿书的程序。我一看,我的妈呀,一二三四五,甲乙丙丁戊,一共十了多条,我当时脑袋就大了。男同志说,你在我们这里补办,就要按照这个程序来,回去准备材料吧。说着,就走了出去。那女孩说,没有帮上你的忙,不好意思。我当时有点恼火,这档案是我弄丢的吗?不是,是组织给弄丢的,难道,这个责任,让我这个受害者来承当吗?我想和她们理论,又一想,这事和人家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,和人家理论也没用,便退了出来。站在走廊,仔细一想,不对呀,这档案是组织给弄丢的,这个责任应该由组织来负,要补材料,要取证,也是应该由组织派人来核实,我充什么大尾巴狼?便又回去找那个男同志。我问:“我这个事应该由我来找?还是应该组织来找?”对方只是答复你回去把复印件交给你们党组织,再就说不出子午卯酉了。
  
  走在街上,我想,也许我的党员资料在市局呢?便又乘公交车赶奔市局。到了机关党委,人家说,管档案的没在家,我只好悻悻离去。下到一楼,到老干部处,找到曾经的老同事,说我要补办党员档案,需要几位老同志的电话号码,以留备用。老同事很热情,听说了我的情况,建议我到人事处问一问。我一听,有理,便找到人事处处长,她的答复很让我失望。她说的和溪湖人事科说的基本是一个意思,就是档案几经更迭,已经找不到了。我说到机关党委能找到不?她说应该是找不到了。
  
  回家的路上,我恨恨地想:管档案的大爷二奶呀,是你不负责任,把我的档案弄丢了,结果什么责任也没有,什么过错也不追究,倒是我这个丢失了档案的受害者,还得四处奔走,公理何在?天理何在?现在的事,真的就没人负责了吗?档案丢了就丢了吗?就没有人为此而追责吗?以后,所有人的档案,都可以这样随随便便地弄丢吗?
  
  【7月14日】早晨醒来,想着自己党员档案丢失的事情,心里很是烦乱。忽然想到,我昨天去组织部去错了,应该去找机关工委,因为,是机关工委发展我的党员,让他们出个证实,我不就可以交差了吗?便赶到平山,乘坐红一路,再去溪湖。上到六楼,因为还没有到上班时间,一个女同志正在拖地,我说明了来意,她说,我没法给你出证明啊!我说,你们这里不是有档案吗?查一下呗!她说,我们这里都没有档案,查不到的。然后又说要不让区局写个材料说明,我们给盖章。我说,区局已经给打了证明,她接过去看了,说我在这上面给你盖章吧?写什么呢?我说,就写情况属实吧!她就坐下来,在溪湖区局打的证明材料的下面空白处,写上了这四个字,加了落款,盖了公章,我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把这件事情落实了。
  
  回到单位,把打的证明材料交给人事员,她说先报给区组织部,让他们看合格不合格。又说,入党志愿书现在限制得很紧,就按发展党员的名额来,多一份也没有。
  
  和一同志说起我打证明的事情,他说,这个事情应该是组织来管,你打的证明,有弄虚作假的嫌疑。正常程序是应该组织派两个人,去外调,去核实,我一想,也对呀,下次如果再让我办什么,我还真得认真考虑一下,看究竟应不应该由我去办。
  
  这件事肯定不会就此打住,还会有新的曲折,那么,就留待以后再续吧,这篇姑且算是之一吧,之二也许很快就要出笼了,敬请期待,哈哈!但我由衷地期盼,还是不要出笼得好!
  

热销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