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址:贵州利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    电话:13213-2255318
    手机:13563633138
    邮箱:12313@163.com 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你对你的女人还远没有做到对她绝对的放心

添加时间:2017-09-08 19:43 | 文章录入:admin | 文章来源:未知

 
  评《我的女人,你别碰!》
  
  网上有一则帖子,是个大男人写的,题目是《我的女人,你别碰!》
  
  我看了,很不以为然。
  
  便做如下点评:
  
  这样的话,由你这个大男人来说,显得太没有力度了,也太没有水平了,更有失大男人的风度。因为,她虽然是你的女人,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一定会与你从一而终,她对你的忠诚度,你自己都没有把握。如果你有足够的自信能保证你的女人绝对属于你,能够经受住任何男人的诱惑,那么,你也不可能亲自出马说这些威胁人的话了。你之所以说出了这样的话,是因为你不自信,不敢保证你的女人在脱离了你的视线之后,绝对不会与他人有染,你不敢下这个保证,,生怕她出门在外背叛了你,才特意出来叮嘱一番,可是,这样的叮嘱有用吗?效果只能恰恰相反,让人觉得,你是个连自己的女人都不信任、都控制不了的笨男人。这样的话,不应该由你来说,而应该由你的女人来说。她说的,是最有说服力的,要比你说的有力得多,可信得多,更可靠得多!我都替她想好词了,那就是:我是他的女人,你别碰
 
  瓦工活儿终于结束了
  
  【6月28日】等了多日的瓦工还没到位。我对媳妇说,求人的事,别太横了,说点软乎话。媳妇说,那你打电话。我便给瓦工打电话,说你给费点心。下午,同媳妇乘车到大厦途中,接到了瓦工的电话,说他从桓仁回来了,正在和别人吃饭,三点多钟到。我和媳妇不敢耽误,在宏宇转悠不一会,就回家了。这次瓦工没有食言,等了一会,背着工具来了。他说这次给爷爷奔丧,随礼就随了5000元。媳妇说准备在客厅里铺瓷砖,他看了看,说把厨房和客厅之间的两面薄墙给砸掉,做成开放式厨房,把餐厅和北面次卧之间的一小段墙砸了,这样,北面次卧就没有门垛了。瓦工说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铺瓷砖,三个卧室找平,开价4400元。我说4000吧,他一点也不让。我们听从了瓦工砸墙的方案,当下找力工,力工说要三百,我们说给二百,力工不干,便走了。瓦工便给他的力工朋友打电话,说有个活,你来看看。他对媳妇说,一会力工来了,你就说是我姐,给他150元完事。不一会,开始给二百元不干的力工背着工具来了,对媳妇说,听别人说,大姐挺好的,二百元就给干了吧!瓦工说,给你150元,干不?对方说,不行,瓦工说,那就不用了。媳妇让他明天就来干活,他说得休息一天,我说行,也不差一天。瓦工走了不久,他给找的力工到了,力工看了活,说既然瓦工说给150元,那就150元吧!当下约定,次日来给砸墙。
  
  晚上回到家里核计,把餐厅和北面次卧的墙如果砸了,那一进门,就能看到卫生间,从风水上讲也不好,便决定不砸墙了。赶忙给力工打电话,对方却关机了,没联系上。最后决定,把厨房和客厅之间的一面墙砸掉,做成开放式厨房,另一面墙砸掉一少半,与正对的墙垛一边齐,按上柜门,装锅碗瓢盆。
  
  【6月29日】早上,昨天定的力工来电话,说你给打电话了吗?我说,我们家力工活有变动了,便告诉他变动情况。他听了,说,去掉那一小半墙,得用锯拉。八点多钟,两个力工来了,按照我们的要求,很快砸掉了一面墙。另一面墙先量好尺寸,用无齿锯拉,然后开始砸,砸得还很规矩。两面小薄墙,没用一个小时,就干完了,砸下来的垃圾装了10面袋子,他们一次就用电梯给清运走了。
  
  和媳妇买抽油烟机和烟道的止逆阀,在同商家聊天中,得知铺瓷砖春秋两季很冷,年轻人没事,老年人腿受不了。我们向他们说了瓦工的手工费要4400元,对方说,太贵了,有点砸人,说得我和媳妇心里越来越不平衡。回家算账,如果客厅铺瓷砖,三个卧室找平,那么,要比装地板至少多支出6000元。六千大洋,不过是有钱人打麻将的点炮钱,而对于我们来说,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最后决定,客厅不铺瓷砖了,卧室也不找平了,怎么省钱怎么来。
  
  【6月30日】没到6点,瓦工就来了。他问客厅里的瓷砖买了吗?媳妇说,我们买房,都是借老太太的钱,老太太害怕铺瓷砖春秋冷,坚决不同意铺,我们也没办法。瓦匠说,你们怎么总变呢?我心里说,我们平民百姓,也不是党的四项基本原则,要坚持200年不动摇,我们是说动摇就动摇。今天是瓦工第一天干活,做准备工作居多。他建议我们厨房窗台安装理石板,我们则坚持用瓷砖镶,他也没有坚持。只是说,那窗口不够,要砸。便开始砸窗户一侧的窗口,一边砸一边对我说,我最不爱干这个活,砸一砸手就没劲了。我说,也不知道要砸窗口呀,要是知道,昨天就让力工砸了,省得你费劲。瓦工说,我也忽略了。
  
  媳妇中午给我打电话,说瓦匠中午就吃了一张饼,吃点小咸菜,喝点矿泉水,对付了一顿。晚上我回家的时候,瓦匠正在镶露台的瓷砖,由于已经进入了尾声,所以不一会就镶完了,之后就收工了,我说你这也是八小时工作制呀。他说,今天特殊情况,明天就不能这么早回家了。今天瓦工的工作成果是:露台瓷砖镶完了,厨房和卫生间的下水管子,已经被瓦匠用红砖给砌死了,外面抹了一层水泥。
  
  【7月1日】早6点钟在小区门口等瓦匠。不到六点十分,瓦匠来了。我问你吃早饭了吗?没吃我们去吃点早餐,他说吃了。我到单位不一会,媳妇来电话,说瓦匠说,墙偏,用水泥找平后,不能马上镶砖,这样就没活可干了,他就回家了。我回家后,发现瓦匠抹了一片墙,给厨房放了线,就等着第二天镶瓷砖了。
  
  【7月2日】早晨不到六点,我就在小区门外等瓦匠,结果等到快7点了,他也没有来。媳妇给他打电话,关机了。打了一天电话,始终是关机状态。媳妇说,瓦匠会不会出事呀,我说不能啊,媳妇说不行就换瓦匠,我说那怎么能行呢,人家都干一些活了。媳妇给瓦匠找的力工打电话,对方说不知道瓦匠家。我说,如果明天还不来,咱们就到溪湖找老丛,让他帮着我们找瓦匠。
  
  【7月3日】早晨5点多了,给瓦匠打电话,还是关机。我想,今天是逮不住瓦匠了。谁知不到六点,瓦匠来电话了,说到小区了。我连忙下楼,把他接进家里。他说昨天喝酒去了,喝多了,肚子坏了,就没来,怕我媳妇说他,就关机了。上午媳妇去订星星木门,一千大几一套,挺贵的,我嫌贵,但媳妇喜欢,我也没办法。不一会,量尺的人来了,确定了门的尺度和墙厚。瓦匠说今天是他的生日,媳妇说中午吃点好的吧,他说吃冷面就行,中午媳妇给他买了一盒红塔山,在饭店要了明太鱼,菠菜拌花生,一瓶啤酒,算是对他生日的祝福。今天的工作成果是,镶了厨房一面墙的瓷砖。
  
  【7月4日】瓦匠继续镶厨房里的瓷砖。我下班后,帮助他撮灰,上灰。自从瓦匠干活后,媳妇始终帮助瓦匠上灰,我怕媳妇累着,不让她干,但媳妇就是不听,说这样瓦工活能快点干完。我想,干快干慢,不那么重要。
  
  【7月5日】今天和媳妇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原因是媳妇跑到对门家,发现找过平的地面很平整,便又要给地面找平。我的意见是,现在的瓦工水平都不怎么样,我在网上看到,不少瓦工找过平的地面,还是不平,陷入了“越找平越不平”的怪圈。钱花了,地面还是不平,屈不屈呀?再说,找平的手工也不贱,再加上买沙子、水泥和雇力工的钱,还得多支出不少。况且,门的尺寸都量好了。媳妇说,我给做门的打电话,让他们重新给量。电话打过去了,人家说,尺寸都传真给重庆的厂家了,改不了啦!瓦匠说,没关系,可以雇力工,把门口上沿砸掉几公分,这样就可以了。并且自告奋勇,说我帮你雇力工,沙子水泥我给你找人买,买便宜的,用不了几个钱。媳妇是个急性子,说一不二,对瓦匠说,这个主我做了,地面必须找平,我给你一千元手工费,你帮我找平。一句话,没把我鼻子气歪了。哪有像你这么讲价的呀,怎么也得让对方先出价呀,然后我们再和他讲,媳妇这么一说,就把价定死了,连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。我坐在窗台上想,还要砸墙,还干返工活,真是像小品演的,把好端端的房子,砸成蜂窝煤了,就是地面找平,也不能用瓦匠找平呀,他们找的根本就不平。现在有自流平,用自流平找平,多好呀!越想越窝火,便回家了。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网,查本溪哪里有做自流平的,还真找到了一个,电话打过去了,没人接听,我一看,快晚上6点了,人家早就下班了。本想不去新房了,但一想不妥,和媳妇叽咕归叽咕,活还是要干的。便往新房走,正巧遇到剪头的,她说剪头吧,我想正好我头发长了,就花了5元把头剪了。回到新房,给瓦匠上水泥灰,直到把厨房地面上的瓷砖全部铺完。至此,厨房的瓦工活,结束了。
  
  【7月6日】同媳妇怄了一宿的气,早晨就没有起来。媳妇没到六点就去给瓦工开门去了。我想来想去,觉得还得去干活,便去了新房。打开房门,媳妇和瓦工都没在,我给媳妇打电话,原来她和瓦匠到地工路买沙子水泥去了。我给做自流平的打电话,包工包料,每平23元,我家80平,用不上2000元就可以搞定,可惜,昨天没有打通电话,媳妇和瓦匠都去买沙子水泥了,自流平是做不上了,让我很是惋惜了一阵子。等了好一会,媳妇和瓦工回来了。瓦工说,大哥,你家地面不找平真的不行,地太不平了。我心说,你找完就更不平了。瓦匠和媳妇说,你去找物业经理,让车进来。我说,不能去找,你去找他,他就不让你进,你能怎么的?小区有规定,不让散装沙子进入小区,怕沙子污染地面。我日他奶奶的,老子花了物业费,竟然找了个爹束缚我的手脚,我就偏要进小区,看他们能怎么的。过了一会,瓦工接到电话,说车到大门口了,我连忙和媳妇去接。路过门卫,玻璃窗上果然贴着禁止散装沙子进入小区的公告。我们找到了沙子车,让他往里开。我看到拦车的杆没有放下来,赶忙跑到杆下,让车往里进。此时,保安也看到了我们要进车,连忙跑了出来,正好站在车前,把车拦住了,我看了,二话不说,上前一把就把那个小保安拉到一边,小保安说,你拉我干什么?我一看,另一个保安把车杆撂下来了,我气不打一处来,立刻飞奔到杆下,两手抓住拦车杆,使劲往上推,心想我给你弄坏,可能是保安怕出事,就又把车杆给抬上去了,我冲着司机挥手大喊,你进呀,司机犹豫不决,媳妇也在催促司机,司机才终于把车开进了小区。我在前面小跑着给车领路,就听后面保安喊,有闯杆的。车到我家楼下,保安队长来了,竟然就是我家前面门卫的保安,平时认识。他说,大哥,你要进沙子,和我说一声呀,我还能不让你进呀,小孩不懂事,别跟他生气。我说,我也不知道找你就行啊。司机要往地上卸沙子,他说,沙子绝对不能落地,要在车上装袋。说完也就走了。我回到楼上,瓦工说,我先走了,明天再干活。我在楼上指挥沙子、水泥放的位置,媳妇在楼下帮助力工装袋。司机还有活,原以为卸完车就走,现在得等到沙子全部弄到楼上才能走,很是不高兴。力工卸着卸着车,就把沙子卸到地上了,保安队长去找物业经理,物业经理来了,冲着力工大叫,不让散装沙子进园,怎么就你特殊?赶快把沙子装起来。媳妇连忙上前说好话,连拉带扯,连陪笑再道歉,弄得物业经理也没办法,告诉保安,把他的车号记下来,地面不弄干净,不准他出小区。又对保安说,以后不管是谁,一律不能让散装沙子进园。说完,就走了。力工把沙子水泥都弄完了,司机对媳妇说,你把我送出小区吧,我怕出不去。有个老一点的保安说,没关系,车子进园时管,出园就不管了。司机这才驾车离去。媳妇和力工一起,把地面清理得干干净净,才回到楼上。这次进的沙子很不好,是黑沙子,便宜倒是真便宜,但比起我们原来进的金黄色的沙子,相差的太远了。力工往屋里运沙子水泥的时候,用小车直接把沙子和水泥推进屋子里,我怕车轮轧坏门槛,特意把很多纸盒铺在门槛上,等沙子水泥运完,我打扫战场时,还是发现,我家的门槛,被车轮轧瘪进去一大块!
  
  【7月7日】五点半到新房,拿磁卡开门,却不好使。到门卫找保安,保安说,停电了。原来,昨天晚上九楼干活,把整栋楼的电都给弄没了。保安用钥匙打开了单元大门,我才得以入内。往卫生间墙上泼水,以便瓦匠镶瓷砖。6点多了,不见瓦工的影子。突感一阵内急,急忙回家把这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大活办了。回到新房,瓦工还没有来,电也没来。我便上班去了。九点半多了,媳妇来电话,说瓦匠昨天打麻将去了,今天起来晚,所以就来晚了。我问电来了吗?媳妇说早就来了。瓦匠今天镶卫生间的瓷砖,晚上他走后,我发现他正在吃秋水仙碱片,我不知道这是治什么病的药,回家用手机上网一查,原来是治疗痛风的药。难怪他在聊天的时候提起了痛风,原来是他的痛风犯了。我和媳妇再次提起了地面找平的事情,我说,就瓦匠那臭手,找也不见得就平,也就是花两千块钱找个心理安慰。媳妇说肯定平,我说肯定有不平的地方,铺上地板后,肯定还有噗嗤噗嗤软塌塌的地方,媳妇不信,我说,我也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
  
  【7月8日】瓦匠卫生间瓷砖镶了一大半了。
  
  【7月9日】下午,媳妇来电话,说瓦匠给了过门石的尺寸,让我去买。我来到石材厂,让他们给做一块。对方要尺寸,我给媳妇打电话,让瓦匠告诉了她。对方问,留过水的沟槽吗?一般都要留的。我说,那就留吧!一算账,要130元,我也没争辩,就交了钱。
  
  制作过门石要经过两道工序,首先,按照尺寸用大机器把石材切割了,一边切割一边用水浇,可能是为了少起灰吧!然后,将切好的石材,交给另一名工人进行打磨。初步打磨后,把两块石材按要求用胶粘好,放一会,再反复打磨几遍,一块过门石就做完了。
  
  回家交给瓦工,瓦工问是不是70元,我说130元,瓦工说,那你一定是密钱了。我说真是130元,我被人宰了个冤大头。为在瓦匠面前找个台阶,我说,你不加钱人家不给你做,就说做不出来,你能怎么的,谁让你要的那么急呢?要不,直接在店里订,肯定便宜。瓦匠听了,不高兴了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接连敲碎了两块地砖,才算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去了。唉,真是谁也得罪不起呀!做买卖的人更是唯利是图,看你不懂,他就使劲蒙你,往死里宰你,我就觉得,收拾房子的我,就好像是一块唐僧肉,谁得着机会都要狠狠地割去一块,真是雁过拔毛、毛上扯肉呀!
  
  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烤全羊,被吊在一棵收拾房子的树上,一群贪婪的商人,一群工匠,一群苦力,团团坐定,各举刀叉,在一块块地割我身上的肉,喝我身上的血,滋味儿真是好极了!
  
  今天瓦匠要赶礼,对方打电话催促了他多次,他也是草草地把卫生间的瓦匠活全部收了尾。从明天开始,给地面找平,找平也就是一天的活儿,一天就能挣1000元,瓦匠这是逮了个好活儿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得平,真是担心啊!
  
  【7月10日】瓦匠昨晚喝酒喝多了,起不来床了,没来干活。
  
  【7月11日】我来到新房的时候,瓦匠已经来了,在给卫生间地面的墙角抹缝,我问卫生间地面的瓷砖之间的缝隙为什么不抹,他说不用抹,我说,那不往下渗水呀,他说那渗什么水。唉,没办法,看来,只好我自己干这点活了。我见还剩了一点已经和好的填缝剂,便将它抹在房门门槛与地面之间的缝隙里了。瓦工开始和水泥沙子,准备给地面找平,我和媳妇往地面上泼了一阵子水。瓦匠把干沙子弄好,让我和媳妇往里浇水。平时镶瓷砖,都是我和媳妇给他叨灰,他也用惯我们了,今天我不知道为什么,心情就是不顺,也没给他倒水,就上班去了,临出门之前,叮嘱瓦匠一定要把地面抄平。到单位给媳妇打电话,问瓦匠雇力工了吗?媳妇说没有,大概她正在帮瓦匠干活,有瓦匠在场,不好说话,嗯嗯啊啊地就把电话挂了。
  
  下班直接回家了。晚上媳妇打电话,让我到新房帮瓦匠干活,要不天太晚了,我一听就来气了,我们抄个地面,手工费就是1000元,钱都给足了,远远超出了市场价格,瓦匠收了钱,还让我去帮忙干活,我是又搭钱,又出力,我有病呀,我才不去呢,让瓦匠自己干去吧,你一天就挣了一千元,可以说是暴利了,挨点累,也是应该的。媳妇打了三次电话,我也没有去。瓦匠也就是遇到媳妇这样无知的人,美美地挣上了一笔,要是换作我,我才不给他这个价呢!
  
  晚上媳妇回家,问我为什么没去,我心里憋着气,和她大吵了一仗,她哭着跑到孩子那屋去了,我独自在屋里看评剧《刘巧儿》。
  
  【7月12日】早晨去新房看地面的找平情况,我看是不怎么平,呈波浪状,用手去摸,倒也没感觉出来有楞,平与不平,影响不影响铺地板的效果,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,只能等到铺地板的时候,去检验了。
  

热销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