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址:贵州利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    电话:13213-2255318
    手机:13563633138
    邮箱:12313@163.com 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应用 >

我很感动,我也是守信的人

添加时间:2017-09-09 15:40 | 文章录入:admin | 文章来源:未知

那山,那竹,那段难忘的记忆《三》
  
  阿鑫一早就来董源家;“刘狗老来电话:劈山工人已经找到,请求订合同。”董源说:“与他挂电话,咱们马上去。”
  
  阿鑫与董源又骑上摩托车,来到刘狗老的家,劈山工人沈秋良已经在等候,董源把写好的具体条款逐条对其细致说明,当董源说:“只能用短柄刀
  
  操作”时,沈秋良说:“你就别操心,我能按你的要求作业,但不要限制我用啥刀呀。”董源说:“劈山你是行家,但是如果达不到我的要求咋办
  
  ?”沈秋良说:“达不到要求,你扣我工资;我要的就是付款及时。你必须按进度给我付款,完工后,立即结账,不得拖欠!”阿鑫笑着拍一下沈
  
  秋良的肩膀:“一回生,两回熟,你等看我的信用,但愿合作愉快。”
  
  双方认可条款签字后,沈秋良走了,董源交代刘狗老:“沈秋良上山的第一天,你必须到场去监督,开工没做好,返工就是很麻烦的事。”刘狗老
  
  点不住点头。董源才与阿鑫回家来。
  
  路上,董源对阿鑫说:“沈秋良开工的时候,咱们还得去。”阿鑫说:“有必要吗?刘狗老也是股东,有他在还不放心?”董源说:“你不懂,第
  
  一,劈低兜十公分说来容易,做起来却不易,第二,山上的杂灌太多,虽然劈断,但是有可能被毛竹撑着没倒下,或者已经倒下但是杂灌本身的枝
  
  桠竖起,这就没达到咱们预计效果。咱们合同中虽然已经有注明,沈秋良劈山也多年,但是所有山场劈山都没我们要求的这么做,他必定忽视,咱
  
  们亲自去的目的,就是准备给他们的单价稍提高一点,然后要达到我们的质量要求。”
  
  刘狗老来电话了,说:“沈秋良昨天已经开工,质量还不错。”董源与阿牛商量,立即赶到山场,沈秋良十六个工人在作业,已经完成一个小山窟
  
  。刘狗老见董源二人来到,笑着说:“还不错,劈的很到位。”董源稍走一段,就把沈秋良叫到一阴凉处,趴开劈下的杂灌,露出劈过的兜兜,拿
  
  出卷尺,笑着对沈秋良说:“看的见吗?”沈秋良一瞅,居然是二十五公分。沈秋良说:“我劈山多年,这个山场已经是劈的最好的,”董源拿出
  
  香烟,递给沈秋良一支:“老沈,咱们可是有话在先,白字黑字,”沈秋良说:“兜劈的太低,刀就容易砍在泥土里,刀锋容易损坏。”董源“哈
  
  哈”大笑起来:“你是行家,那天订合同时就该预计到呀,还有:这麽多杂灌虽然砍断,但是没倒下呀,咱们的合同里不是有写吗?”沈秋良说:
  
  “是毛竹挂着呀,没事的,被太阳晒几天就干啦。”董源说:“对呀,挂住你可以把它往下拉,它就必然要倒下。晒干没倒下,与倒下是两码事!
  
  你想啊,倒下就贴近地面,一是起到保水,二是容易腐烂,而砍断被毛竹挂着,就不可能有这效果,你说对吗?”沈秋良一脸沮丧:“这要花多少
  
  功夫啊。那我做不来吃,”言下之意想终止合同。董源望着他一会儿,走到他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:“兄弟,咱们可是有字为凭的啊。”沈秋良没
  
  话可说,坐下猛地抽烟。有一根烟的时间,董源望着他:“老沈,我也是做工的人,心也很善良,能理解你,做工人想高一点工资很正常,我去做
  
  工也是这么想,但是本合同写的很清楚,你就该按合同办事,十公分的低兜,真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,你已经劈山多年,该能估计到呀?”沈秋良
  
  低下头没说话。董源接着说:“这样吧,我就让一码,低兜问题,你尽量低好吗?不按合同,但是这些架着、挂着没倒下的杂灌,这不但遮挡阳光
  
  ,而且不容易腐烂,所以必须按要求贴近地面!我每亩再加给你五元钱,怎样?”沈秋良没想到这个老板会如此大度,立即站起来,望着董源:“
  
  老板,我还有啥话说,合同白字黑字,我本身就该做到,既然你能如此宽宏,,咱们一回生两回熟,这个山场我一定做
  
  好!”
  
  阿鑫被狗老欠着的钱,一直是个心病,老婆也经常挖苦,如今已经转化为山场,目前虽然继续要找钱投资,可这次有董源在帮掌控。觉得特放心,
  
  如今山场的事又可以告一段落,阿鑫满心欢喜,圩日的晚上,特意买来两个牛蹄,又买一条大鲫鱼,杀只番鸭叫董源来喝酒,阿鑫特意端出一瓶储
  
  藏多年的柔和大粬,给两个杯子倒满,然后举起杯子对董源说:“兄弟来,大口些,”董源酒量不如阿鑫,知道这陈年酒厉害,只好轻轻喝一小口
  
  。阿鑫说:“交上你这样的兄弟真好,不然我这两万快钱肯定是泡汤,即使是山场给我,我也不会管理。”董源故意装着生气:“别说屁话,上次
  
  叫你帮我赶两次鸭子,你不是说‘交上我这样的朋友算是倒霉吗,’”阿鑫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玩笑嘛,兄弟当真?”董源这时也笑起来:“现
  
  在看你还敢骂我不?”阿鑫喝口酒,说:“骂,照样,只要该我骂的时候,我照样骂,不过我是假骂的,我巴不得哥们你有事情找我呢!”
  

热销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