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址:贵州利汇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    电话:13213-2255318
    手机:13563633138
    邮箱:12313@163.com 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应用 >

机器人同样能为你做更好的服务

添加时间:2017-09-10 16:47 | 文章录入:admin | 文章来源:未知

波子是个机器人,是个制作得非常漂亮的女机器人。因为是人工制作的,所以想要制作多美就可以制作多美。她具有美女的所有要素,是一个
  
  无可挑剔的大美女。虽然架子有点大,但哪个美女的架子不大!?
  
  另外,没有人想到要去制作机器人。制作和人一样的可以劳动的机器人是浪费。有制作机器人的费用,不如制作效率更高的机械,因为想租用这种
  
  机械的人很多。
  
  波子小妞是被作为一种消遣,一种娱乐而制作出来的。制作她的人是一个酒巴里的老板。酒巴里的老板这种人,如果回到家里,是不想喝酒的。对
  
  于他来说,酒这种东西是一种生意场上的道具,不是自己用来喝的东西。至于钱,那些酒鬼们会给他送来的。他又有时间,完全是出于爱好,于是
  
  ,他制作了波子小妞。
  
  正因为是爱好,所以这个美人制作得非常的精巧,触摸的感觉和真人一模一样,辨别不出真和假。可以说,看外表,比真人还要真。
  
  但是,波子小妞的头脑却是空空的,老板顾及不了那么多了。波子小妞只能进行简单的问与答;至于动作,只会喝酒。
  
  老板把波子小妞一制作成功,就把她放在酒巴里。老板不把她放在有桌子的地方,而是放在收款的地方。老板想,放在有桌子的地方,万一露出破
  
  绽,就不好办了。
  
  因为是新来的女孩子,客人来了,都先和她打招呼。在被问到姓名和年龄的时候,波子小妞都能清清楚楚的回答出来,再问其他的,波子小妞就不
  
  行了。即便是这样,也没有人怀疑波子小妞是个机器人。
  
  “怎么称呼你?”
  
  “波子。”
  
  “多大了?”
  
  “还年轻哩。”
  
  “多少岁了?”
  
  “还年轻哩。”
  
  “到底多少岁?”
  
  “还年轻哩。”
  
  来这个店的客人大多比较文雅,所以,没有谁再继续的追问下去。
  
  “好漂亮的衣服啊!”
  
  “好漂亮的衣服耶。”
  
  “喜欢喝什么啊?”
  
  “喜欢喝什么噻。”
  
  “杜松子汽酒?”
  
  “杜松子汽酒哇。”
  
  不管喝多少酒,波子小妞都不会醉。
  
  来了个美人,很年轻,很傲慢,回答问题时很冷淡。
  
  一传十,十传百,来这个店的客人越来越多。来了就和波子小妞搭话,客人自己喝酒,还让波子小妞喝酒。
  
  “客人里,你最喜欢谁?”
  
  “都喜欢。”
  
  “喜欢我吗?”
  
  “喜欢你。”
  
  “下次,我们去看看电影什么的……”
  
  “去看看电影什么的……”
  
  “定个日子吧。”
  
  波子小妞回答不出来的时候,信号就传到老板那里了,老板马上关掉开关:“先生,玩笑不要开过头呀”
  
  老板说的有道理,客人勉强地笑了笑,不吱声了。
  
  老板经常蹲下身去,从脚旁边的塑料管里把酒回收起来,然后又卖给客人喝。不过,客人们都没有发现这个秘密。
  
  这个小女孩虽然年轻但很有主心骨,从不黏黏糊糊的说恭维话,而且喝酒了也不乱来。因为这,波子小妞出名了,来店里看她的客人与日俱增。
  
  在这些客人中间,有一个男青年,迷上了波子小妞,几乎是天天来,走的时候,总是恋恋不舍的想:再呆一会儿……在暗恋的泥潭里,他越陷越深
  
  。为此,酒钱也越欠越多,他自己无力偿还,终于向父亲开口要钱了。
  
  他父亲非常的愤怒:“拿去,用这钱去还债。不会有第二次了,这是最后一次!”
  
  他来酒巴里还钱。
  
  他想:今晚是最后一次了。
  
  他自己喝了很多酒,作为分别的留恋,他也让波子小妞喝了很多的酒。
  
  “再不能来了。”
  
  “再不能来了吗?”
  
  “伤心吗?”
  
  “伤心呀。”
  
  “不是真的吧。”
  
  “不是真的吗?”
  
  “没见过像你这样冷淡无情的人!”
  
  “没见过像我这样冷淡无情的人吗?”
  
  “我杀了你吧。”
  
  “请你杀吧。”
  
  他从衣袋里掏出一包药,倒在酒里,然后把酒杯推给波子小妞。
  
  “喝吧。”
  
  “喝啊。”
  
  在他的盯视下,波子小妞喝了酒杯里的酒。
  
  “就这样随便地死了好。”他说。
  
  “随便地死了呀”波子小妞说。
  
  他把钱还给了酒巴的老板,离开了酒巴。
  
  夜深了。
  
  男青年一出门,老板就对剩下的客人说“现在我请客,大家痛痛快快地喝吧。”
  
  虽说是请客,但喝的是从塑料管里回收的酒,这些客人看样子不会再来了。
  
  “哇——”
  
  “喝啊,喝啊。”
  
  客人们、酒巴的人们在互相干杯。老板也在账台里端起了酒杯,喝干了酒杯里的酒。
  
  那一夜,酒巴里的灯很晚了还亮着,收音机一直在放音乐。虽然没有一个人回去,但酒巴里却没有人的声音。
  
  不久,收音机说了句“晚安!”然后就不吱声了。
  
  “晚安。”波子小妞唧咕后,傲慢地等着谁来和她搭腔。
  

热销产品